您的位置:正版挂牌 > 正版挂牌 >

《蓝色生死恋》讲的是什么故事??


发布时间: 2019-08-14

  可选中1个或多个下面的关键词,搜索相关资料。也可直接点“搜索资料”搜索整个问题。

  展开全部尹恩熙出身富裕,有一个幸福美满的家庭,而且长的漂亮,性格开朗,成绩优秀,在学校里成为朋友们羡慕的对象。在同一个班级里,有一个叫崔芯爱的女同学,她的爸爸在她出生前就因病去世了,哥哥又是个游手好闲的流氓,寡妇妈妈辛辛苦苦地经营一个小小的餐厅,生活非常的艰难。在学校中,芯爱的功课比恩熙好,但大家都喜欢恩熙,她哥哥俊熙是学校的学生会会长,又有出众的绘画天分。在一次班长评选中芯爱又输给了恩熙,使的她更加嫉妒恩熙,有一天,芯爱把恩熙的衬裙挂在树上,恩熙自己爬上树去拿,下课后,疼爱妹妹的俊熙知道是芯爱搞的鬼,生气的去找芯爱质问,恩熙见状连忙追过去制止,却被一辆突然从胡同里开出来的货车撞倒了,在被送到医院以后,她因为失血过多需要输血。但她的父母尹教授夫妇在此时却发现了一件很奇怪的事情,那就是恩熙的血型与尹教授夫妇的血型完全不一样。尹教授夫妇找到当初恩熙出生的医院,才了解到芯爱与恩熙被不小心换错的事实真相。这时,俊熙才记起当初和爸爸去育婴室时,淘气的把写着新生儿名字的牌子弄掉的事情,为此他也非常的苦恼。尹教授夫妇找到芯爱的家,看到他们简陋的房屋,看到自己的亲身女儿芯爱一副没教养的野样子,觉得很心痛,但是他们也不愿意放弃已经抚养了14年的恩熙,可是都不愿意再见面两家人还是在学校见了面。成长发育中的孩子在感情上都很敏感脆弱,她们很难接受一直认为是爸爸妈妈的人原来不是自己的亲生父母这一残酷的事实。芯爱由于遭遇的凄凉和母亲暴躁的脾气因此而恨透了自己的生活,她想要得回自己本应有的一切。俊熙的母亲一开始不愿意承认事实,不愿意失去恩熙,但尹教授不忍心放任自己的亲生女儿芯爱在那种家庭不管。恩熙意识到这种不幸的状况,陷入矛盾混乱的状态,最后善良的她还是为了成全大家离开了尹家。于是,两个孩子回到了她们真正的家,过上了跟以前完全不一样的生活。深爱着妹妹的俊熙因为全家离开韩国去美国,而不得不和恩熙分开。从此,恩熙开始她艰难的生活。

  时光流逝,恩熙工作了,在饭店做电话接线员。一次很偶然遇见了饭店老板的小儿子韩泰锡。泰锡从开始对恩熙诸多挑剔,到渐渐爱上这个单纯美丽的女孩,并展开了猛烈的攻势,而且他经常利用自己便利的身份接近恩熙,还把她调任做自己的私人管家。但是,恩熙心中依然牵挂着分别已久的哥哥俊熙,无法接受泰锡的一番真情。这时,俊熙以成功画家的身份回到韩国,与女朋友幼美订婚。泰锡与俊熙,还有幼美在美国曾经是一起学习美术时的好朋友。一天,一直在找妹妹恩熙的俊熙无意中发现了在渡船上的恩熙,于是决定暂时留在汉城寻找恩熙。于是他借住在泰锡的屋子里,也因此跟恩熙有了几次的电话聊天,虽然他们不知道对方就是一直在努力寻找的那个人,但却有一种非常熟悉的感觉。

  恩熙的哥哥为了钱,逼恩熙去跟一个老男人相亲,泰锡知道后,连忙赶去把恩熙带到了恩熙童年的海边并对她表达了自己的爱意,但是却又一次被恩熙拒绝了,然后失意的两个人都遇到了俊熙,恩熙和俊熙在一起怀念过去的美好日子都非常感叹。了解到恩熙艰苦的生活状况,俊熙不遗余力的帮助了她并深深的爱上了这个曾与自己做了14年兄妹的女孩子。幼美从俊熙的画的恩熙肖像画中了解到俊熙对恩熙的爱,于是她去找恩熙,希望她不要插入到她和俊熙两个人中间。恩熙非常矛盾,芯爱的话、母亲的话、以及幼美的哀求,都让她非常伤心。这时,泰锡正好向恩熙表达自己的爱意。为了帮助幼美,恩熙最后决定和泰锡在一起。当俊熙看到恩熙与泰锡手牵手的出现时,心中非常痛苦。虽然知道恩熙和泰锡在一起,但俊熙还是忍不住经常关心恩熙,而对幼美越来越冷淡,这令幼美非常难过,虽然在身边,却感觉不到恩熙的爱的泰锡虽然知道恩熙心中真正爱着的人是俊熙,但依然不离不弃的在恩熙身边安慰她,关心她,并没有因此而割断和俊熙的朋友关系,还经常在一起玩。

  在几次误会以后,恩熙和俊熙开始频繁地见面,但是一想到未婚妻幼美,俊熙就非常痛苦。而恩熙也觉得越来越负担不起泰锡深厚的爱。为了挽回恩熙的心泰锡瞒着恩熙偷偷去恩熙的母亲,表示希望跟恩熙结婚,恩熙的母亲知道后很高兴,为了能使女儿门当户对的嫁入豪门她跑去找俊熙的母亲,希望他们能把恩熙认作养女。俊熙的母亲以前也很疼爱恩熙的,在心中依然一直把恩熙当作女儿,于是很爽快的答应了恩熙母亲的请求。但是当他们在大家的面前宣布这个好消息的时候,一直爱着泰锡的芯爱揭穿了恩熙与俊熙之间微妙的感情,俊熙的父亲尹教授为了家族的颜面表示了强烈地反对。得不到认同的两人决定离开这里私奔,追不上他们的泰锡,在海边疯狂的喊着恩熙的名字……恩熙和俊熙来到牧场,度过了非常快乐的时光。在那里,他们终于确认了彼此的爱,俊熙为恩熙带上定情戒指并向她求了婚。从恩熙的哥哥那里终于知道他们所在的泰锡连夜赶去牧场找他们,当他看到恩熙手上的戒指,他把原先买来想送给恩熙的戒指紧紧的握在手中。矛盾的俊熙和恩熙理智的选择和泰锡一起回来了。因为他们离开这件事,幼美的母亲来到俊熙的家兴师问罪,正好这时,泰锡带着俊熙和恩熙回来了,俊熙当众说出要跟恩熙结婚的决定,在场的人全都呆住了,连泰锡也忍不住扑上去怒打俊熙。

  深爱恩熙的泰锡不愿就这样失去恩熙,再三哀求恩熙回到自己身边。俊熙与恩熙的爱情得到家人的强烈反对,俊熙的母亲病倒了,俊熙的父亲也去找恩熙,希望她和他们一起到美国,离开俊熙。这时俊熙冲进来,告诉父亲,他不会跟恩熙分开的。得不到俊熙的爱的幼美企图自杀,俊熙接到消息后,连忙赶到医院,被幼美的母亲大骂一顿。站在医院门口默默看着的恩熙,伤心离去。在家人和朋友的压力和哀求下,恩熙决定放弃对俊熙的爱。两个人虽然都非常痛苦,但还是为了回到原来的状态而很努力地挣扎。恩熙没有因为这样而重新回到泰锡身边,因为她觉得对泰锡太不公平了,但是泰锡却对此耿耿于怀,多方面的折磨恩熙。一次恩熙突然之间在泰锡面前晕倒,泰锡连忙送恩熙到医院。他打电话给俊熙,希望他能到医院照看恩熙。而此时,俊熙正在安慰再次企图自杀的幼美,无法离开。接下去的日子里,恩熙总是觉得头晕、心痛,几次晕倒在街上。于是,她到医院检查,谁知,医生告诉她她患了和父亲一样的血癌。恩熙表面假装坚强,但内心却非常痛苦。她没有把自己的病情告诉任何人,依然继续工作,静静的品尝那种孤独的恐惧。

  泰锡捡到恩熙无意中掉在地上的治癌药,连忙赶到医院查问,终于知道了恩熙的病情。泰锡约恩熙到海边,请她给他一次机会,让他治好她的病。泰锡努力为恩熙找好的医院,决定要对恩熙负责,并发誓要治好她的病,对恩熙表露了没有任何条件的无私的爱情。但恩熙不想连累泰锡,开始有意地疏远他。回到家的恩熙因为晕倒被送进了医院,得到了泰锡的精心看护。另一方面,俊熙不知道恩熙的病情,他虽然和幼美在一起,却只是想着恩熙。受着病魔折磨的恩熙不甘心就这样走,她忍不住去见俊熙,哭着问:留下来陪她六个月再去美国不行吗?俊熙痛苦的拒绝了,俊熙问幼美,但幼美却对俊熙隐瞒了右手已经复原的真相,令俊熙不忍心离开她。俊熙对失去恩熙特别后悔,他一再地喝酒,一再地折磨自己。

  在泰锡的一顿责骂下,恩熙终于答应泰锡接受专门治疗的的建议。她只对家人说在汉城饭店找到了工作就离开了家。泰锡在临走前,带恩熙去见俊熙。但她隐瞒了事实,说想和泰锡一起去一个新的地方开始一段新的生活,自己会生活地很好,让俊熙不要担心。俊熙说:非常后悔和她分手。恩熙住进了医院,接受了专门的骨髓检查。恩熙走了以后,俊熙一直在等待恩熙与他联系,后来从电话录音中他得知幼美手上的伤已经好了,幼美向他坦白:她害怕手上的伤好了以后,他就会离开,所以一直瞒着他。俊熙在去美国以前需要一段时间整理自己的感情,他又去了牧场。泰锡听医生说移植骨髓可以治病,但骨髓相同的几率实在太低了。于是对恩熙的母亲坦白了所有事情。他们的谈话正好被芯爱听到。恩熙的母亲知道事情后非常伤心,但是她知道自己的经济能力无法救恩熙,于是跑到俊熙的家,请他们救救恩熙。泰锡带大家到医院看望恩熙,但要求家人千万要对俊熙保密,因为这是恩熙的意思。大家看到恩熙被病魔折磨得憔悴不堪的样子,都非常伤心。芯爱和幼美也因为以前对恩熙所做的一切感到非常抱歉。

  恩熙在医院接受痛苦的治疗,病情一天天加重的恩熙却越来越思念俊熙,趁泰锡出外的时候偷偷跑去牧场。在路上,正好看到俊熙驾车从身边经过。恩熙连忙下车去追,大概是两人间的心灵感应。已经离去的俊熙又倒着车回来了,看到跌倒在地上的恩熙。恩熙说想和他度过一天,而俊熙却说想和她一生永远度过。恩熙一直到最后都隐瞒了自己的病情,她在心里悄悄地说:我永远爱你,与俊熙进行了最后的告别,回到医院的恩熙病情继续恶化,陷入昏迷的状态。香港开奖结果,幼美几经犹豫还是对俊熙说出了实情。发狂般赶到医院的俊熙哭着说他还有不曾说的话,那就是:我爱你,恩熙。俊熙痛苦地回忆着与恩熙在一起时的所有画面,但是他还是对幼美说:一起回美国吧,即使幼美不回去,他自己也要回去。幼美认为这不是俊熙的真正想法,认为这一切都是自己的错。医生说今天晚上很关键,如果恩熙再这样昏睡下去的话,可能会在昏睡中死亡,让大家稳定情绪。家人都感到很绝望,芯爱认为是自己与恩熙的命运交换才发生了这种事情,是恩熙代替自己自己生病的,为此她很自责,而俊熙把自己关在屋子里,画着小时侯的海,画着恩熙。他不去医院,也不接听所有的电话,就那样完完全全的把自己锁在屋子里。幼美去找俊熙,看到他已经烧掉了以前画的所有画。泰锡提议让俊熙和他一起去医院,俊熙哭着说:如果恩熙看到了自己,她可能会觉得很安心,也许就会一走了之了,所以不能去。但结果他还是去了,恩熙竟然在俊熙的面前苏醒过来,恩熙对俊锡说:我想回家。第二天,大家看到空了的床铺,知道恩熙已经醒了,泰锡跟着他们来到海边。在海边,泰锡默默的看着俊熙和恩熙两个人非常快乐的在一起的情形,心中黯然的悄然离开了。

  2006-05-27展开全部有一天,下课以后,恩熙骑着自行车回家,与一辆突然从胡同里出来的货车相撞,发生了很严重的交通事故。在被送到医院以后,她因为失血过多需要输血。但是她的父母在此时发现了一件很奇怪的事情,那就是恩熙的血型与尹教授夫妇的血型完全不一样。尹教授夫妇找到当初恩熙出生的医院,才了解到芯爱与恩熙被调换这一让人吃惊的事实。成长发育中的孩子在感情上都很敏感脆弱,她们很难接受一直认为是爸爸妈妈的人原来不是自己的亲生父母这一残酷的事实。

  看到妹妹陷入矛盾混乱的状态后,哥哥俊熙才想起当初和爸爸妈妈去育婴室时,淘气中把写着新生儿名字的牌子弄掉的事情,为此他也特别苦恼。最后,为了将来着想,两个孩子回到了她们真正的家,过上了跟以前完全不一样的生活。后来尹教授一家去了美国,恩熙开始她艰难的生活。

  时光流逝,恩熙工作了,在饭店做电话接线员。一次很偶然遇见了饭店经理的小儿子泰锡。泰锡对恩熙产生了好感并展开了猛烈的攻势,这时俊熙从美国回来了。泰锡与俊熙,还有俊熙的未婚妻悠美在美国曾经是一起学习的很要好的朋友。在几次误会以后,恩熙和俊熙开始频繁地见面,俊熙对恩熙的感情也从原来对妹妹的牵挂转变成强烈的爱,但是一想到未婚妻悠美,他就非常痛苦。

  父母知道这件事以后表示强烈地反对,于是两个人去了牧场,因为这件事悠美企图自杀,泰锡也来牧场找他们,于是他们只好和泰锡一起回来了。两个人虽然都非常痛苦,但还是为了回到原来的状态而很努力地挣扎。恩熙很偶然地发现自己患有白血病,连泰锡也开始有意地疏远了。知道了恩熙的病情以后,泰锡决定要对恩熙负责,并发誓要治好她的病,对恩熙表露了没有任何条件的无私的爱情。另一方面,俊熙不知道恩熙的病情,他虽然和悠美在一起,却只是想着恩熙,他对悠美说:不要去美国,陪他六个月,现在他只能这样做。俊熙对失去恩熙特别后悔,他一再地喝酒,一再地折磨自己。回到家的恩熙因为晕倒被送进了医院,得到了泰锡的精心看护,并且答应了泰锡接受专门治疗的的建议。她对家人说在汉城饭店找到了工作就离开了家。

  恩熙最后一次去找俊熙,但她隐瞒了事实,说想和泰锡一起去一个新的地方开始一段新的生活,自己会生活地很好,让俊熙不要担心。俊熙说:非常后悔和她分手。恩熙住进了医院,接受了专门的骨髓检查。恩熙走了以后,俊熙一直在等待恩熙与他联系,后来从电话录音中他得知悠美手上的伤已经好了,悠美向他坦白:她害怕手上的伤好了以后,他就会离开,所以一直瞒着他。俊熙在去美国以前需要一段时间整理自己的感情,他又去了牧场。泰锡听说移植骨髓可以治病,就对家人坦白了所有事情,并要求家人千万要对俊熙保密,因为这是恩熙的意思。痛苦的恩熙也来到了牧场,遇见了先来的俊熙。她说想和他度过一天,而他却说想和她永远度过。恩熙一直到最后都隐瞒了自己的病情,她在心里悄悄地说:我永远爱你,与俊熙进行了最后的告别。

  回到医院的恩熙病情继续恶化,陷入昏迷的状态。悠美几经犹豫还是对俊熙说出了实情。匆忙赶到医院的俊熙哭着说他还有不曾说的话,那就是:我爱你,恩熙。俊熙痛苦地回忆着与恩熙在一起时的所有画面。他对悠美说:一起回美国吧,即使悠美不回去,他自己也要回去。悠美认为这不是俊熙的真正想法,认为这一切都是自己的错。医生说今天晚上很关键,让大家稳定情绪。家人都感到很绝望,芯爱认为是自己与恩熙的命运交换才发生了这种事情,是恩熙代替自己自己生病的,为此她很自责。泰锡提议让俊熙和他一起去医院,俊熙哭着说:如果恩熙看到了自己,她可能会觉得很安心,也许就会一走了之了,所以不能去。

  但结果他还是去了。恩熙竟然在俊熙的面前苏醒过来,两个人为了一起共渡最后的时间,决定重游儿时曾经一起玩耍过的海边,以便留下一些最后的回忆。最终悠美决定一个人去留学,恩熙为了和俊熙一起幸福地度过所剩不多的时光,常常是强忍伤痛,这种样子更让俊熙难过。恩熙开始吐血,病情一天比一天恶化,一次偶然在俊熙的房间里发现了一个药瓶,原来是俊熙觉得如果没有了恩熙,他也无法活了,悄悄为自己准备的药。恩熙对泪流满面的俊熙说:求你千万不要像个傻瓜似的为我而死。

  最后,两个人又去了儿时曾经玩耍的海边,恩熙在俊熙的背上安静地走了,俊熙经受不住沉重的打击,陷入一种很失意的状态,最后丧生在装卸车之下。

  初春季节,富有的尹家又增添了一个可爱的小妹妹,三岁的俊熙和父亲一起去育婴室看妹妹恩熙。在护士不注意时,淘气的俊熙调换了与妹妹同一天出生的芯爱的牌子。就这样阴差阳错地两家的孩子被调了包。一晃十四年过去,妙笔丹青的俊熙成为学校里的风云人物。恩熙可爱美丽,一家人对她宠爱有加,兄弟俩感情甚笃,而芯爱父亲早逝,哥哥游手好闲,唯有妈妈辛苦地经营一个餐厅,生活艰难,没有家庭温暖的芯爱,孤僻自负。然而一场车祸,打破了这一切。面对着这突如其来的残酷现实,大家都很难适应,尹家带着芯爱举家迁移美国。八年后,俊熙带着未婚妻幼美回国开画展,再次偶遇恩熙,而这时两的感情已不再是兄妹之情,已从彼此无望的牵挂转变成强烈的爱。同时花花公子泰锡也深爱着恩熙,为了恩熙他脱胎换骨。而此时恩熙却查出患有血癌,于是俊熙、恩熙、及泰锡之间演绎了一场可歌可泣的秋天童话。

  初春季节,富有的尹家又增添了一个可爱的小妹妹,三岁的俊熙和父亲一起去育婴室看妹妹恩熙。在护士不注意时,淘气的俊熙调换了与妹妹同一天出生的芯爱的牌子。就这样阴差阳错地两家的孩子被调了包。一晃十四年过去,妙笔丹青的俊熙成为学校里的风云人物。恩熙可爱美丽,一家人对她宠爱有加,兄弟俩感情甚笃,而芯爱父亲早逝,哥哥游手好闲,唯有妈妈辛苦地经营一个餐厅,生活艰难,没有家庭温暖的芯爱,孤僻自负。然而一场车祸,打破了这一切。面对着这突如其来的残酷现实,大家都很难适应,尹家带着芯爱举家迁移美国。八年后,俊熙带着未婚妻幼美回国开画展,再次偶遇恩熙,而这时两的感情已不再是兄妹之情,已从彼此无望的牵挂转变成强烈的爱。同时花花公子泰锡也深爱着恩熙,为了恩熙他脱胎换骨。而此时恩熙却查出患有血癌,于是俊熙、恩熙、及泰锡之间演绎了一场可歌可泣的秋天童话。

  初春季节,富有的尹家又增添了一个可爱的小妹妹,三岁的俊熙和父亲一起去育婴室看妹妹恩熙。在护士不注意时,淘气的俊熙调换了与妹妹同一天出生的芯爱的牌子。就这样阴差阳错地两家的孩子被调了包。一晃十四年过去,妙笔丹青的俊熙成为学校里的风云人物。恩熙可爱美丽,一家人对她宠爱有加,兄弟俩感情甚笃,而芯爱父亲早逝,哥哥游手好闲,唯有妈妈辛苦地经营一个餐厅,生活艰难,没有家庭温暖的芯爱,孤僻自负。然而一场车祸,打破了这一切。面对着这突如其来的残酷现实,大家都很难适应,尹家带着芯爱举家迁移美国。八年后,俊熙带着未婚妻幼美回国开画展,再次偶遇恩熙,而这时两的感情已不再是兄妹之情,已从彼此无望的牵挂转变成强烈的爱。同时花花公子泰锡也深爱着恩熙,为了恩熙他脱胎换骨。而此时恩熙却查出患有血癌,于是俊熙、恩熙、及泰锡之间演绎了一场可歌可泣的秋天童话。

友情链接:
Copyright 2018-2021 正版挂牌 版权所有,未经授权,禁止转载。